织梦CMS -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!

日博官网备用网址

当前位置: 主页 > 日博 >

文人笔下的清康熙年间

时间:2020-06-21 01:26来源:原创 作者:admin 点击:
戴永夏 清康熙七年六月十七日戌时(1668年7月25日晚8时),我国山东南部的沂河、沭河流域发生一起8.5级的大地震。这是我国有史以来发生在大陆东部的最大一次地震,震中在临沂、临沭

  戴永夏

  清康熙七年六月十七日戌时(1668年7月25日晚8时),我国山东南部的沂河、沭河流域发生一起8.5级的大地震。这是我国有史以来发生在大陆东部的最大一次地震,震中在临沂、临沭、郯城交界处,震源深度为40公里,极震区的烈度为12度。这次地震除在临沂、郯城、莒县等地和山东大部分地区造成极为严重的破坏外,还波及辽宁、河北、山西、河南、安徽、江苏、陕西、江西、湖北、湖南、浙江、福建等十几个省及中国东部海域,远及朝鲜一带。有文字记载的受灾地区达400余州县,总面积约100万平方公里,死亡5万多人(当时全国人口不到1亿)。因为它造成的灾难世所罕见,所以历史上称这次地震为“旷古奇灾”。

  对于这次大地震的灾情,各地志书有不少记载。一些文人学者也极为关注,他们或亲身经历,或实地查访,将所见所闻写进自己的作品中,给后世留下了许多宝贵资料。

  较全面地反映这次大地震的,是清代诗人兼书画家彭孙贻。地震发生时,他正路经离郯城不远的泰安,住在旅店中。事后,他经采访得到大量真实材料,将山东各地的灾情分别写进他的《客舍偶闻》一书中。他对震中郯城的灾情是这样写的:

  地震声若轰雷,势如覆舟。城内四关六百余户尽倒,死者百余,城垛全坍,周围坼裂,城楼倾尽,城门压塞,自夜彻旦,响震不止。监仓衙库无存,烟灶俱绝,暴雨烈日,官民露宿无依。马头集为通商办课所赖,商贾杂处,房屋尽塌,压死男妇千余。四郊地裂,穴涌沙泉,河水横溢,人民流散““郯城李家庄一镇并陷,凡数千家。

  寥寥数语,就把地震的巨大声势和震后郯城墙倒屋塌、地裂泉涌、河水暴涨、百姓罹难的悲惨情景写了出来,令人读之不胜震惊。

  另一位真实反映郯城地震的是康熙进士、当时任郯城知县的冯可参。他在《灾民歌》中,写了地震中百姓逃生的凄惨境况:

  逃生走死乱纷纷,相呼相唤相驰逐““颓垣败壁遍荒村,千村能有几村存。少女黄昏悲独宿,老妪白首抚孤孙。夜夜阴磷生鬼火,家家月下哭新魂““

  大震让百姓纷纷奔逃,然而能侥幸活下来的却无家可归,妻离子散。他们眼前的世界是“颓垣败壁遍荒村”,“积尸腐臭无棺殓”。旧的灾难已让他们不堪重负,而新的灾难又降临到他们头上。作者最后写道: 更苦霪雨不停休,满陌秋田水涨流。今年二麦充官税,明年割肉到心头。嗟乎哉,漫自猜。天灾何事荐相摧,愁眉长锁几时开。先时自谓灾方过,谁知灾后病还来。恨不当时同日死,于今病死有谁哀。

  他们原以为震后灾难就停止了,没想到涝灾又接踵而来。秋收已经无望,而麦季收的一点麦子又要缴纳官税,这让人像割心上肉一样疼痛难忍。紧接着,瘟疫又流行,这更让人没了活路。这样想来,真不如地震时大家一同死了,如今病死又有谁可怜呢?这里,诗人把批判的矛头指向了封建社会的贪官污吏。大灾面前,他们不但不很好地救灾,还用苛捐杂税加重百姓负担。显然,“人祸”也是一种可怕的灾难。 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